荒谬的变成了正常,这社会究竟怎么了?

0
0

当我看到这个新闻时,我感到非常的震惊。那就是有一个叫马艺珈伊的贵州女企业家,政府欠了她上亿元的债,她去讨债。政府想以1千多万了事。她不同意。结果政府以寻衅滋事罪把她抓起来。

如此荒谬的事情,在中共的眼里却变的如此的自然,如此的理性和符合逻辑:我是流氓谁怕谁,你居然向我讨债,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抓起来。

我们一般认为社会越发展,经济越发展就会越理性,所以大家用讲道理、用文明的方式、用理性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但是中国现在的发展好像是背道而驰。政府居然暴力赖帐,以刑抵债,荒唐到了极点。但在中共这里,却做的“津津有理”。

这社会究竟怎么了?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旅居美国的原上海企业家胡力任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对这件事表示:很多人都在谴责,觉得这个事情很荒谬。那么我觉得一点都不荒谬,我觉得在中共统治下这是正常现象,为什么呢?因为我原来曾经遇到过同样的事情,我离开中国流亡到美国来,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胡力任说,我以前在上海有一家科技公司,做节能的大型中央空调,我花了大概有将近六七年的时间把它研发出来,有很多专利,在中国是唯一的。我的公司人不多,只有几十个人,但是我的客户全是上市公司,全是创业公司,而且我有定价权,因为全世界只有我有这样的一个技术。

2016年产业化以后我开始大量的采购东西,那个时候就买了工程上的一些假货,就是通水路的一些管子。那些管子买来没装上去的时候,你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好坏,而且空调是冬天装的时候,到夏天才会用。我2016年装上去,2017年夏天的时候,我们整个系统开起来的时候,涉及到四个系统,总的损失大概好几百万。

碰到这种事情,按照正常逻辑,我肯定第一是找这家企业,这家企业在山东是很大的一家私企,每年要做上亿元的生意。我找到企业后,企业说这个事情跟他们没关系,我当时已经通过国家检测中心检测了他们的管子,我就到山东省政府去告。后来的事情荒谬在哪里?山东省政府还专门派了一个调查团跑到上海,花了三天时间到处去看我的项目,还到我公司来调研来了解情况。他们来了以后,程序全部都走完了,要向上司交代调查过程。然后他们有一个质监局的副局长就明确告诉我,他说我们那边当地企业造假是很正常的,几乎很多企业都在造假,你这个损失我们也承认,但是只能你自己来承担。因为我们假如打掉这家企业,那我们其它的企业也得打,那我们打掉我们当地的这些造假企业,我们地方财政的税收从哪里来?

详细阅读:【菁英论坛】政府暴力化解债务 恐慌蔓延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3月1日,大陆自媒体发文爆料,遵义市绥阳县也发生“以刑化债”的案件。

福建凯灏投资有限公司反映,绥阳县交通局拖欠该公司1.6亿元工程款,却迟迟不予支付,近期还刑拘凯灏公司两名技术员和一名现场主管。其中两名技术员因为县检察院不批捕,已经被释放,而现场主管被批捕,已经被关押三个多月。

凯灏公司表示,通过与绥阳县当局的谈判得知,当局关押凯灏人员,目的可能是试图赖掉1个多亿的工程款。

 

这只能又一次证明,中共是黑帮土匪流氓。。。。。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在中共国里,钱在谁手里,谁就是大爷!就是这样的流氓逻辑!

你把钱存在银行,银行不让你取、不让你转账,钱就不是你的。钱在银行,银行就是大爷!

什么叫流氓?什么叫土匪?中共就是呀。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不可思议,明目张胆这样做,没有发声的管道,没有声张正义的地方,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真相与公义就这样被埋葬在中国的每个乡镇里。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不可思议,明目张胆这样做,没有发声的管道,没有声张正义的地方,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真相与公义就这样被埋葬在中国的每个乡镇里。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政府这帮流氓,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人民养着你们,却不断的干着蹂躏人民的事!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中共仇视私人资本 栽赃抢钱成新统治模式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也就是中国现代的资本家,总体来说他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一这是意识形态的原因,因为共产党的目标就是要消灭私有资本、消灭资本家,这个纲领共产党其实从来没有变过。尤其最近十年中共内部的左派上台,基本掌握了所有主要的权力,他们其实骨子里认为,要搞社会主义,就是要消灭资本家,就是要建立公有经济、国有经济。以前经济不太好,这些人不得不容忍私人企业,一旦缓过了气,那就是“农夫与蛇”了,他们就无法容忍了。

第二个原因就比较具体。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增长基本上是依靠私有经济这一部分的成长,私有经济在中国社会财富中其实占了非常大的比例,所以整个社会的权力就开始慢慢向财富(和资本)转移。社会权力有三个主要来源,第一是暴力,第二是财富,第三是知识。

暴力这部分在中国是由共产党彻底垄断。财富原来也是共产党绝对垄断,但是当私人资本慢慢增长到一定程度之后,社会权力的第二层次就是财富金钱这部分,就会被私人资本逐渐地吞噬和瓜分。这些年我们也看到中国社会的权力结构已经在发生变化,马云、许家印这些人都拥有了巨大的社会权力,其实马云倒楣的最后一次触因就是他在一个金融峰会上训国有银行的大佬,那是他翻船的一个触发点,这也是中国权力结构变化的一个体现。第三部分是知识也同样如此,如果知识在社会上不能套现,它也很难形成权力的形式表达出来。

所以我认为中共本质上是出于对权力流失的恐惧,才对私人资本家进行整肃,尤其是不能让这批人形成一种社会力量,形成一种社会势力,一定要把他们清除掉。否则,共产党这种封闭式的权力结构就无法再维持了。

郭君说,现在中国最赚钱的产业其实就是反腐行业。我有个朋友大概十多年前被抓了,然后他的资产被冻结要拍卖去付税。他在北京王府井那一带的四合院,拍卖时只卖了80万人民币,北京四合院现在大概是几个亿,十多年前也要三四千万。问题是谁买下来呢?他告诉我是抓他的那批人买的,拍卖过程是法院主导,拍卖时根本没有人知道,只有一个人去投标,那当然就他们自己的人,这是一种通过法律实施的抢劫,其实也是通过权力的抢劫,现在其实更是如此。这些年很多贪官被抓被整肃,他们有没有罪我们不去评论,我们今天关注的是每一个所谓贪官背后,都有一大批企业家在后面,所以一个贪官倒下,后面就是一批企业家,一个都逃不掉。对这些企业家的处理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们交钱。

最近这个情况演化到更离谱了,我们看到不少这样的案例。比如湖南有一个企业家突然被抓起来了,检察院就问他,认不认识某某书记?他已经落马了。那这个企业家说,认识但是不熟,也没有贿赂过。检察院就告诉他,这个书记的案件是中纪委的案子,必须交代贿赂情况,连金额都规定好了,你当时贿赂了他3000万。这个企业家当然不承认了,不认就把他关了一年多,不交代就出不去了。最后企业家熬不住了,没有办法只好承认贿赂书记,家里拿钱3000万(所谓书记的赃款)给检察院交上去,然后才放人。行贿罪也就不追究了,当然本来他也没有行贿。这种模式现在变成地方政府增加收入的一种模式了,只要当地有官员落马,有新官上任,就靠这种模式增加收入。这和当年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的路子完全是一样的。我们看现在多少贪官,多少官员下台,那这个收入就非常庞大了。现在地方政府收入下降,没有钱了,这个模式就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增长点,很多企业家现在都是人心惶惶。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显示7个结果
您的回贴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头像进行登录后再发言。

©2024 天潮 信使

联系我们

若您需要帮助,请给我们写信!

正在发送...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