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中国经济“大楼崩塌”的根本原因

0
0

李靖宇:中国经济“大楼崩塌”的根本原因

“内卷”不仅仅指竞争激烈。任教于牛津大学人类学系的项飙警告:“内卷也表达了一种对于竞争了半天却一无所得的感受。即使你知道到头来不会得到什么,却毫无选择,只能去竞争,而在这么多竞争之后,人们连最基本的期待都不可得。”

拚命努力 结果一场空

据BBC报导,27岁的孙珂来自中国东部的小城,家境优渥。毕业后,他想凭自己的努力买房买车,过上富裕的生活。凭借父母的资助和自己存下的一点钱,2018年底,他和朋友在上海一座大学附近开了一家销售串串的食品店,两人共投资65万元人民币。

很快他就意识到,市场的饱和与竞争的激烈超出他的预期,想要赚钱已经不像父母一辈人那么容易。大品牌和外卖平台几乎掌握了行业规则,他的小店进入市场已经太晚。

为了竞争在外卖平台的排名,提高曝光度,他们只能尽量压低商品价格。标价50元人民币的一单订单,减去各种活动折扣后,顾客可能只需要付25元,而商家还要支付活动折扣价格、外卖配送价格以及平台服务费。

“所有新商家为了活下来都在倒贴钱做生意,一个新店要做成功真的就像登天一样难。”哪怕每天早上六七点起床,凌晨三四点回家,他的生意仍然没有起色。

2020年,面对亏损100多万的现实,他们最终选择关掉这间店。在他看来,自己的经历与许多同龄人在不同领域面临的困境一样,是“社会内卷化”的一种表现。

“大家考虑的不是怎么真正去提高质量,而是相互消耗,真的像噩梦一样”,他说。“结果就是大家都是输家”。

中国经济现况:三驾马车熄火

中国社会内卷化,当然是经济环境下行引发的现象。三年极端防疫政策使经济活动窒息,但忽然放开封控也没有出现持续的强力反弹。从总体经济层面来看,拉动经济成长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都熄火。

在出口方面,与美国间的贸易战争从2018年开始,持续至今已经五年,关税扩大到几乎所有输美商品。美国自中国的商品进口比例从将近四分之一下降至2022年的16%,特别是在家具、皮革、纺织品、电脑与电子产品进口等项目,中国商品的占比皆大幅下降。

外国投资同样受到美中关系恶化的影响。近期中共加强施压外资企业,突击搜查美思明智、贝恩咨询、凯盛融英等咨询公司,再加上修订反间谍法,适用范围扩大到外资的日常企业活动,已使外国企业投资中国的意愿大为降低。2022年外商在中国直接投资只有1800亿美元,年减48%,也是自2017年以来新低。美国智库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合伙人汉纳曼(Thilo Hanemann)表示,新投资进入中国已在放缓,“我不认为他们会回来。”

其他投资项同样不乐观。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表示,包括基础建设投资、国营企业固定投资,以及房地产投资等领域都已饱和,无法继续提供经济成长动能。

在消费方面,在当前青年失业率达21%情况下,收入不能保证,使当前中国民众消费都变得保守。根据官方数据,2023年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3.1%,较5月的12.7%增速大幅放缓,且低于路透社调查预估的3.2%。

经济下行根本原因之一、没有法治作为经济制度的保障

从经济运作的制度面观之,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是人治社会,没有法治可言。在中国,法律必须臣服政治权力,君不见堂堂一国外交部长秦刚,说消失就消失,连人身自由都无法保障。其他维权、信仰、少数民族人士就更不用说了,中共当局控制的法院系统可以随意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罪”,接下来全凭它处置;现在连外资企业都可能因为“间谍罪”被非法抓捕、关押……在这样随时可能“被失踪”的环境,谁能安心经商呢?

再者,中共的经济发展模式有相当一部分靠着“窃取外国知识产权、强迫外企技术转移”,先以庞大市场吸引外企投资,再伺机瓢窃或直接强制外国企业转移核心技术。这样的套路已恶名昭彰,令外企不敢投资。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指出要“持续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持续破除市场准入壁垒,完善市场化重整机制”,试图安抚民营企业。底下网友的评论直接翻车,摘录精彩留言如下:

朝天椒:谁有能力恶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谁能持续建立市场准入壁垒?谁在阻挠市场化机制的运营?能解答清楚这三个问题,就知道如何解读了。遇到困难需要时候好话说尽,不需要的时候,发文兼各种行动如秋风扫落叶,解读文件没意义,还是要看行动,依法治国不能只要求普通人守法,治国者更要守法。

一觉醒来又赢了:要优化民营经济环境,落实依法治国就可以了。今天一个扶持意见,明天一个打击资本无序扩张的建议。一张A4纸就能180度转弯不带缓冲的。正常人谁玩的起。

走到底:它们是什么人?把路堵死,然后研究如何打通。把人隔离,然后研究如何促进消费。把企业搞黄,然后研究如何解决就业。把投资方吓跑,然后研究如何招商引资。

经济下行根本原因之二、创新思考受局限 社会氛围浮躁只想赚快钱

年轻人的创新想法与企图心是经济繁荣、社会进步的基础。但是在极权社会体制之下,年轻人的创意思考遭到抹杀,有太多创新知识、真实经验、普世价值被404封锁,学生们只能致力于背诵当局划定的各种学习内容,彼此在考场上进行残酷的内部竞争。这是一种制度性的内卷。

长期接受僵化洗脑教育的学生们成了“小镇作题家”,长大后即使进入有名的公司,也只能在上级划定的范围内进行生产,这使中国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出名的“山寨王国”。

这种举国性的低水平模仿和复制是总体经济层面的内卷,它造成全中国成为一个大型红海市场,多数民营公司只能拚命争取市场占有率,为了一点点利润彼此厮杀。就算有新的技术出现,也会一下子遭到竞争者模仿,不久就失去产品差异,所有人又回到打价格战的老路。

造成中国变成“山寨王国”的另一个原因是,在中共党文化的教育影响下,现在中国人只想一夜致富,一门心思放在捞快钱,不会用沉稳的国民心态去一步一脚印的创新研发,只想在浮躁戾气中大肆偷拿剽窃抄袭,走歪门捷径。

当年日本、韩国经济起飞的30年,创造了许多驰名世界的品牌,made in Japan被视为品质保证。而中国30年的发展,几乎没有发展出一个真正受到信赖的国际品牌。中国人的聪明才智被用到了山寨产品上,假冒伪劣横行,虽然短时间内能利用别国的技术来赚快钱,但是,却失去了一个鼓励技术创新的平台,使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停留在低水平上。

经济下行根本原因之三、经营环境恶性竞争无底线

在东莞经商近30年的台商廖金漳对行业的价格挤压特别感慨:“一般台湾人在做生意,竞争对手都是台湾人,我们知道底线在哪里。”“但跟中国大陆人去竞争,会发现他们没有底线。”

过去六七来,廖金漳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产品从早年一箱批发价22元人民币,跌到2022年的6块5。停电、封城让生意更是雪上加霜。

打价格战是最普遍的争取市占率模式,这让廖无法认同。他指出,市场可以养活10家厂商,最终会被大陆的商家玩成剩下1~2家,且会因为不断打价格战,导致自身面临高成本、低利润的窘境,市场万一出现一点风吹草动,自己也难以再走下去。

他认为,这种文化绝对是中共养成的。党文化无形之中在教育人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特别是在人与人之间一见面时,心里想的是“你跟我下跪,还是我跟你下跪”,全社会都在比较高低,“这是一种斗争文化,与自由社会倡导的民主、平等的理念截然不同。”

回顾在上海开店的大陆青年孙珂,也碰到同样的窘境。这种恶性竞争来自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冷酷无情”。受到党文化斗争思想影响的人,不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完全不给他人留余地。最后,在你死我活的商场斗争之下,大家都活不下去。

结语

曾在《浙江青年报》担任经济新闻记者、四川广播电视台任编辑的魏桢凌采访过一批大陆中小企业家,他们说,“经济开放了,那接下来政治体制怎么走?如果不改的话,没有真正自由竞争的环境,企业的发展还是会受到限制。”

确实,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共把两个矛盾的制度混和在一起,一方面放开经济发展,号称“市场经济”,另一方面却又紧抓一党专政的权力不放,严控政治空间;政治与经济发展应该在相同概念的社会制度下运作,不可能在政治上共产极权、在经济上资本自由。就像一个人的两条腿,一条腿往前、一条腿往后,这个人只会跌倒,绝对不可能往前迈进。

当前,我们就正在目击这整个极权体系崩塌的过程。三十年来,眼见它起高楼、宴宾客,又眼见它楼塌了;天道好还,暴政必亡,诚哉斯言。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0
0

中国经济要倒退20年,只有恢复人的道德才有救。中国社会乱象谁也截至不了,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标准生活,提升自己的品行和观念,社会各阶层问题自然解决。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显示1个结果
您的回贴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头像进行登录后再发言。

©2024 天潮 信使

联系我们

若您需要帮助,请给我们写信!

正在发送...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