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发文定调 高干病房不能取消

0
0

台湾的全民健保,不管您是谁,上从总统,下到市井小民,大家上医院的收费都是相同的,待遇也都是一样的,想要不一样的医疗得自掏腰包。

中国的医疗政策合理吗?

分享報導:

新华社发文定调 高干病房不能取消

2023年08月11日 2:35

北京302医院配置了一流医疗设备和专家,专门为高级干部服务。

新華社周四(8日)发文,表示高干病房不可取消,要为劳苦功高之人提供适当的待遇。但文章刊出半天后被删除,其他网站转载后亦陆续下架。

由疫情爆发开始至今,由于中国医疗设施不足,有不少人提出取消离休干部占用的医疗资源。究竟公务员占用了多少医疗资源,官方没有统计,但早在2009年,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就透露过,当时政府投入的80%医疗费,仅为党政干部享受,当时每年花费纳税人500亿元人民币。

新华社发表的文章指出,高干病房的设置是出于对劳苦功高之人的一种肯定和关怀。「这些人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付出了心血和汗水。他们经历了艰辛的工作和压力,承担了巨大的责任。因此,给予他们适当的医疗保障和优质的治疗环境,并非奢侈和特权,而是对他们辛勤工作的一种回报和慰问。」

文章又说,高干们在长期的工作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牺牲,他们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如果取消了高干病房,就等于剥夺了他们享受特殊待遇的权益,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下降,甚至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

责编:温晓平

0
0
高干病房(图片来源:网络)

高干病房啥样?民众醒了 医保投保人数锐减近两千万

【希望之声2023年3月16日】(本台记者傅明综合报导) 中共“两会”,一代表的提案“取消高干病房”获得网友最多的点赞,但民众对中共当局接受并实施这一提案不看好,而“高干病房”到底是什么样,也引发公众广泛关注。民众逐渐意识到,中共医保制度向高干极度倾斜,开始跳船,1千7百多万人退保

高干病房

日前中共在北京召开两会,一位代表提案:“取消高干病房”。网友透露,这一提案在网上获得的点赞最多。而“高干病房”也再一次引发广泛的关注,一位网友在微博发帖,描述了他所见到的“高干病房”:

知乎、家具公司等网站都可以搜到许多“高干病房”的照片。

下面的照片被网友配上标题:吉林大学一医院:穷奢极欲的八星级干部病房。

郑州人民医院的特需豪华病房分三等,分别是VIP单人间、套间、VIP豪华套间,共20多套房,仿佛星级酒店,房间物品高端大气上档次,三位一体服务,无需陪护。豪套有100多平,会客室,办公室,卧室,陪护室,厨房一应俱全,想入住必须要有院长批准。

家具公司的网站也展示了许多高干病房的样板照片:

取消高干病房

普通民众看不起病,而高官病房却极度奢华,因此两会代表的提案“取消高干病房”引起广大民众的共鸣,取消“高干免费医疗”的呼声愈发强烈。但网友表示对“取消高干病房”或取消高干免费医疗并不看好,让中共高官自己定政策取消他们的既得利益,怎么可能?

网友发文讲述了一个已经是植物人的离休老干部住ICU的实例:

“一离休老干部在ICU住了四年,入住时只有眼球能够转动,与家人已无任何交流,直至四年后全身器官衰竭而离世。

老干部入住ICU期间,每天发生的医疗费用10000元左右,四年时间想必最少也是1000多万元了,想必多不需要家属承担,而是基本上由医保全额报销。

四年ICU,凭借著先进的医疗设备和高档的药物,病人维持了生命,医院轻松地赚钱,家属没有负担更是问心无愧地享受着老人每个月30000元的高额离休工资,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举多赢。”

医院、高干家属、决策者都不会愿意取消“高干病房”和高干免费医疗:

“医院不乐意取消,如此轻松赚钱的渠道任谁也不愿意主动放手;高干本人及家庭反对取消,已经享受的高人一等的医疗保障待遇任谁也不愿意失去;决定政策的人不甘心取消,而制定政策的这些人本就是医保政策的受益者。”

网友搜集了有关中共高官医疗费用情况:

“正部级的官员所有的医疗费用可以全额报销,副部级官员的医疗费用基本上也是全额报销。

而正厅级领导干部门诊就医不需要排队,特诊室专人提供服务;需要住院的则享受干部病房待遇。就医产生的医疗费用,在1万元以内的按95%比例报销;超出1万元以上的部分,100%比例全额报销。

同时,在就医、转诊、转院等方面均提供相应的保障……”

分析指,普通民众的“看病难”、“看不起病”与高干享受的免费医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在中共的现行体制下,改变这样的制度完全没有可能,因为中共高层是有目的的制造了这种极其不平等的制度来稳定各级高官,让高官自己每一个个体都主动维护这个各方面都向中共官员倾斜的制度。

民众退保

据中共官媒报导,国家医保局3月9日发布的统计快报显示,本次统计的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为134570万,比去年同期锐减了1727万人,同比下降1.3%。这是近年来参保人数第一次呈下降趋势。

《今日头条》发文说,“医保投保人数锐减近两千万,医疗改革开始反噬。”报导称从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医保,甚至停交医保。一旦形成停保热潮,就会出现不可逆转的局面:投保人数锐减——统筹账户资金减少——明年提高投保金额–投保人数继续锐减……

文中表示,交不交医保,交医保合不合适,老百姓心里最清楚。医保政策主要是为了方便老百姓看病,如若交医保是为了把个人账户里的钱拿到统筹账户里去,就丧失了原本的初衷。针对此次医保改革,百姓反应这么大,存在这么多质疑,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今年武汉、大连等地爆发“白发革命”,老人们走上街头抗议医保改革。事实上,全国各地许多地方都爆发了规模不小的“白发革命”,其中包括上海。

上海杜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人失业,也就交不起医保、社保了,后来干脆就躺平了:

“上海也有(白发革命),但是上海的规模不像外地规模那么大。现在医保这一块没钱了呀,他那个费用都用到新冠肺炎的防控这一块,全部用的都是医保这一块费用。今天到我们社区那个社保中心去,好多人都在退保。年纪轻的,以前在工作单位每个月都交养老金的,现在年纪轻的都没有工作了,他没有钱了。你再叫他交养老金,他怎么交?他干脆不交了,我也不要养老了,养老这块目前就不考虑了。他承受不住了,他的基本生活费都没有了。相当残酷的。”

据中共官媒报导,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认为:“2022年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同比有所下降,主要来自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的下降。居民医保跟职工医保不一样,参保的形式以个人自愿缴费为主。人均三百元左右/年,一家三代六口人就是两千元。根据我们的调研基本情况,去年居民基本医保参保人数的下降,主要还是因为在疫情的冲击下,外出务工人员、自由个体户收入下降,个人缴费能力减弱,个别地区财政补助资金也减少,从而导致居民参保意愿阶段性的下降有关。”

分析指,根本的原因还是民众已经觉醒,已经完全不相信中共,已经看清了基本的事实:现在缴交的医保、社保,可能在将来都得打水漂,得不到任何回报,因此才会主动退保。武汉一位居民就明明白白地说:“现在退保跟续缴保费到退休没区别,凭什么把钱放在别人荷包里。按照常识和逻辑,那就说明一个很正常的问题,你这个养老保障不了以后的安全以及生活。”

责任编辑:张莉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0
0

【秦鹏观察】中共官员住院花数千万 震惊韭菜

上海老干部住院门 清华老师讲述真相

https://www.ntdtv.com/gb/2023/06/23/a103736555.html

我门先谈中国国内的这个事件。最近几天,来自抖音的一个视频爆火,让很多人看到了普通人之前不了解的一个全新世界:有一位老人在上海顶级三甲医院瑞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一住就是四年。老人的身体实际上已经不能活动了,也不能吃喝,全靠设备与药物维持着生命。据估算,这四年下来得花几千万。

有人透露,这是前上海最高法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范祖祥。应该属于副部级官员。

视频引发了热议。很多网友哀叹“医疗免费,只要有口气,家人就可领他的高额退休金,高额医疗费百姓买单”;“果然是有免费医疗,只是名单上面没有你”;“艰苦奋斗,奋斗到部级以上,以后也能享受免费医疗,高干病房[鲜花]”;“韭菜的使命,就是为公仆服务吧”;“外公他们干休所住一年的很多呀,医疗百分百报销,家属每月能领到不菲的退休金,最主要每天只需简单的医疗维持就能收取高昂的icu费用,最乐意的是医院,唯独当事人身不由己了[委屈]”。

问题还在于,上海瑞金医院不是有钱就能住进去的,它的地位相当于北京给中共最高领导人看病的301医院,业内称中国最好的四大医院是北京协和、四川华西、301和瑞金医院。

知情人士说,“这么说吧,马云够有钱,但如果他想在瑞金医院ICU续命四年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医院有周转规定,瑞金ICU是极为稀缺的资源,平均周转时间也就是一两周”。“因此呢,能这么干的,一定符合三个要素,第一是医疗费全免,包括进口药都免费。第二是级别绝对够,正厅都不够。第三点也尤为重要,不是说级别够就能在瑞金ICU随便住,得退休单位对医院有非常强大的震慑力,没实权的单位就甭想了。”​

很多人看到这个很震惊,但是说实话,我看了之后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奇怪。因为早在2002年,当时我还在北京清华大学读MBA,有一个财务课的老师在课堂上就跟我们讲,北京三甲医院很多这种植物人一样的老干部。他们的治疗、看护全部是政府报销。官员们到了一定级别,尤其是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就是副国级以上,上面的要求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所以各大医院会趁机采购全球最好的设备和药物给他们续命,反正花费最后都会报销,医院还趁机更新了设备。这位清华老师当时说,这些人每人一年就要花7000万。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这次的老干部家属在视频中说,他们每天要花的设备费用是5000元,和你说的7000万相差很大。这不奇怪,因为这些进口的高级医疗设备有使用费和折旧费,不会都记账在一个人身上,但是钜额资金是花出去了。

后来,我又听一些北京的朋友,中共老干部或他们的家人讲,这些人除了他们每月几万块的工资,还有很多其它福利,家人也可以跟着享受。比如,他们每年可以公费到北戴河、海南度假。各地的超豪华疗养院就是给这些人使用的。例如,三亚大东海疗养基地在网上就公开写着,它们主要的功能,是接待部队内部人员和部队离退休老干部;基地有十五栋不同风格的楼房,分为将军楼、观海楼、5栋客房、营房客房等,共有客房130间;全部按照星级宾馆设施配置,客房干净舒适,服务规范,现有部分客房对外开放只能接待老年人过冬度假,暂不接待外国人及华人华侨等。

当然,现在这种人更多了。有网友就跟我说,各省卫生厅有干部保健科,购买进口医疗设备,花钱如流水几十年如一日。

说到这里,我们就得聊聊中国特色的医保制度了。现在,它分为职工医保、居民医保和新农村合作医疗三个部分。除了公务员,所有人强制缴纳医保费用,但是在具体使用的时候,是官方统筹管理分配使用的,分成三六九等,民众平时小病小灾,若只是在门诊看病拿药,医保并不能给予什么保障。武汉爆发的医保抗议,就是针对普通民众的“保障门诊报销”的名义改革,削减他们的福利,民众显然不买账。

更重要的是,这里面级别差异巨大,普通民众和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相比,在报销总金额、疾病种类和报销与自费比例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差异有多大呢?我们打个比方,“同样是四菜一汤,你的四菜是青菜、土豆、萝卜、豆芽;人家的四菜是鲍鱼、海参、燕窝、牛肉,这能相比吗?”

多年前,前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公开说,中国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都是花在了党政干部身上。他举例说:2006年,全国卫生总费用约为7000亿元,占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17%,约1190亿元,这里面的80%——也就是952亿元,用在了850万党政干部身上,其他13亿人只分到20%——区区的238亿元!

大家注意,他说850万党政干部花费了80%的医疗费,其它13亿人只分到了20%。分配之悬殊,举世罕见。

当然,中共官方后来出来辟谣,北京青年报采访殷大奎的实话,他把锅甩给了秘书。

但是,中国的分配体制差距就是这样大。最近几天,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翟东昇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只有解放思想,才能打开经济增长新空间”。他列了一组数据,也是震惊了很多人,中国前460万的富人,只占中国人口的0.33%,却占据了中国财富的67%,总额290万亿元,人均6300万。而普通人13亿人,只占有财富30万元人民币,占财富总额的7%,人均占有财富仅仅2.3万人民币,也就是仅仅的美国普通人月工资的3000美元。翟东昇哀叹,中国这13亿人没有消费力!

当然,这篇文章的新版本里这张图表被拿掉了,估计也是因为吓坏了很多韭菜。

我还发现,翟东昇在文章里面撒了一个谎言,说现在中国的贫富差距和美国一样巨大了。但是,我查了一下,发现他真的太抬举美国了,人家真的比不了中国那么贫富悬殊。截至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前10%的人占据财富68.2%;中国前7.33%的人,占据全国财富93%,而按照招商银行数据,应该是2%的人拥有财富82%。美国50%以上的人有一定消费力,而中国92.6%的人即翟东昇说的13亿人没有消费能力!

最近几年,美国政府称要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这吓坏了中共,也是忙着辟谣。有网友就说“说任何人都别想把党和中国人民分开,但是一进医院就把你和党的干部分得清请楚楚,它们住的是高干病房,一分钱不花全是进口药!你花几万几十万治不好活该!没钱就滚蛋!这时候也不讲和人民血肉不分离了,也不说人民是江山了,你就是个屁了!”

推特网友跟我说,这个最新视频的影响力非常大,特别是让韭菜们了解了人与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生得伟大,死得快,有的人,如共产党的领导人,生得渺小,死得慢。关键是让老百姓知道了,现在的社会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

他认为,底层的柴火正在一点点堆积如山起来了,时间一到,谁也挡不住的。你认为呢?

显示2个结果
您的回贴
后发贴,您也可以匿名发贴:
名称*
邮箱*
Website

©2024 天潮 信使

联系我们

若您需要帮助,请给我们写信!

正在发送...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