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河北洪灾 王维洛谈背后的人祸因素

1
0

2023年8月1日,北京房山区,人们观看暴雨后大石河上坍塌的桥梁。(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3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近日,北京、河北发生严重洪灾,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承认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洪灾背后的人祸因素也倍受关注。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向大纪元分析认为,中共防洪措施向来有轻视人民生命的设计。而当局搞“海绵城市”,又成为洪灾中制造人祸的工程。

台风“杜苏芮”夹带大量强降雨,7月29日开始持续袭击北京、天津及河北等地,连场暴雨造成数十万人受灾,超过一百万人紧急疏散。其中北京市7月31日发生洪灾,官方称造成至少11人遇难、27人失踪。但官方数据受到民众质疑。

8月1日,北京昌平和平谷两地8座水库及永定河同时泄洪,河北涿州等地被淹,大量民众被困。涿州市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对陆媒承认,上游(北京)泄洪导致涿州水位上涨。

网上视频显示,7月31日上午,北京门头沟地区多处山洪暴发,大量汽车被滚滚泥流卷走。几年前新建成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已经变成一片汪洋,不少客机停在水中。

保首都保雄安 中共防洪设计不主打保人民生命安全

旅德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8月2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今年河北的洪水比北京要严重,涿州这里分洪的是拒马河的洪水,就是来自于北京房山的洪水。

“中共第一是保北京,同样也保天津,但只保天津的主城区,不保天津的郊区,不保农民。”

他解释说,不保农民是中共一向在防洪设计里面的潜规则。比如永定河沿着北京这一带都是高尔夫球场,中共说什么要保良田、保农田,但其实高尔夫球场占地面积很大。如果真的要泄洪,应该选择淹掉那些没有住房的、没有生命危险的高尔夫球场,等洪水过后再重新维修,总比农民家的损失要小。

“(中共)整个防洪设计,不是以人民的生命安全为主打的。中央政府所在的北京或者是天津的主城区,还有包括现在新建的雄安新区,这是它保护的重点。”

王维洛说,中共治下的水灾往往是两灾齐来:一个是洪水灾害,还有一个是内涝灾害,就是因为城市的排水系统不行所产生的灾害。这次在北京门头沟、房山一带,就是两个灾害混在一起了。

“可以完全确定的是,北京在泄洪。它采取了分洪的措施,分洪主要是为了减轻下游压力,保卫雄安新区。”

他解释说,雄安的防洪系统是新建的,上游来的洪峰的流量不许超过它的防洪标准,这样它能扛得住。但是只要超过了它,它是扛不住的。如果上游的堤破了,洪水漫出河堤了,那对下游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压力的释放,就淹不到它这里去了。

习近平的“海绵城市”计划惨变祸害

这次首都北京发生严重洪水,让人们思考背后的城市排水工程问题。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郑州市曾遭遇特大暴雨成灾,造成重大伤亡。而郑州是号称计划斥资500余亿建设的所谓“海绵城市”。

习近平在上任第一年2013年12月,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强调:“提升都市排水系统时要优先考虑把有限的雨水留下来,优先考虑更多利用自然力量排水,建设自然存积、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习还曾提到,通过“海绵城市”建设,城市70%的降雨将就地消纳和利用。

中共官媒曾报导,截至2021年底,北京市建成区范围内“海绵城市”建设达标面积占比近三成,共建设海绵项目5237个,重点项目可实现85%的降雨就地消纳利用。

对于所谓的“海绵城市”,王维洛说,海绵城市是西方国家排水的一个新的排水理念。就是要尽量地利用自然,实现河流的重新自然化。比如说把城市的停车场,城市的很多马路,重新铺上鹅卵石或者是砖石,或者是透水的物质,家庭的雨水储存系统,城市的低地,就是滞留洪水的过程。

“关键的一点就是大家自发的,家里原来停车的地方,地上面都是水泥的,你去把它变成草地和石头间隔在一起的,就是说你的停车场是能透水的,而且是很便宜的。但是到了中国就变了。2013年就被习近平拿过去了,提出海绵城市。郑州搞的就是海绵城市,郑州花了400多个亿搞个海绵城市,就没防住这个洪水。”

王维洛说,习近平说要把70%的降雨留在当地,把它变做资源,理想是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中国的暴雨,你要把它70%留在当地,工程上做不到,代价太高。你就必须像伦敦,像东京,像芝加哥、慕尼黑,像科隆他们的一些设施,把水灌到地下去,让它存在那里,然后再给它化出来,储存能力要有这么大。技术上是可能的,但资金上是不合理的,你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现在你看到的洪水,70%留在当地消化,就把你们家全淹了。”

王维洛认为,许多理想的做法能不能实施,是要大家一起来参与讨论的。但中共是一刀切的,政府官员如果不搞海绵城市,连晋升考核的资格都没有。

“当时颁布海绵城市项目的时候,是国家发改委带资金一起发的,它是带着钱的,后来大家都进京跑项目,都跑海绵城市。它能搞到钱,就能搞项目,能搞面子工程,能把GDP给拉上去。比如像郑州现在它的修河道不单是用水泥,它用花岗岩,这个钱就更多了。中国这两年在水利方面的投资远远大于以前,主要是拉高GDP。”

王维洛还说,中共搞水利工程,只管做项目,不管效益,工程做完了,这个事情就完了。出了洪灾也就给你追加投资修整。但是它从来不想想,为什么会造成这个洪灾?它从来不去检查这个东西。

中共治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王维洛说,中共治理灾害向来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海河流域,毛泽东在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建水库,人民公社就是在修水库的过程中形成的,修了很多水库把水给拦起来了。结果海河没有水,海水沿着海河的河道往天津倒灌。中央政府就着急了,就用闸门闸住,修了一个海河闸。1958年修海河闸花了很多钱,把海河和渤海阻断了,结果海河流域大多数河流都干涸了,就没有水流进渤海。

到了1963年的时候一场大洪水,暴雨强度比现在还大,海河流域上有一座水库叫东川口水库溃坝了,死多少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公布。毛泽东马上就批示要根治海河,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挖河,让海河的水流到天津去,让它进渤海。大概挖了八条入海的河,包括一条永定新河,这是它防止洪灾的措施。但挖了这么多河老天不下雨了,新挖的河床挖得很深,使得河北地区的地下水就降到新河的河床之下,浅层地下水没了。于是就打井,甚至挖到一千多米,又导致了另外的问题。

王维洛总结说,海河的发展的历史就是一个共产党狂妄地与天斗、与地斗的历史。

中共央视网8月2日报导说,北京市气象局记录显示,本次降雨天气的降雨量极值为744.8毫米,是北京地区有仪器测量记录140年以来最大降雨。

王维洛表示,这是官方卸责,说本次降雨为140年以来最大降雨,就完全变成自然灾害了。

责任编辑:高静#

显示0个结果
您的回贴
后发贴,您也可以匿名发贴:
名称*
邮箱*
Website

©2024 天潮 信使

联系我们

若您需要帮助,请给我们写信!

正在发送...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