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没钱了 公务员降薪潮在持续

0
0

【大纪元2023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从2021年开始,中国多个省份陆续传出公务员减薪的消息,包括富裕省市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和上海等地。

在中共当局不惜牺牲经济成长也要确定党的领导核心过程中,三年的清零掏空了地方财政,而且国际环境越来越不利于中共,经济增长放缓、外资外企撤离、房地产放缓,令中共政权的财源枯竭。

公务员降薪潮遍及所有省份

公务员一向被称为旱涝保收的“铁饭碗”,一般占地方财政总支出的10%左右,各地不等,作为中共国家机器的核心部分,被认为除非万不得已,是不会动公务员的蛋糕的。

上次公务员降薪潮还是上世纪90年代,当时与国企下岗潮相伴生的是多个省份的公务员降薪、工资无法按时发放,当局的举措是鼓励公务员下海创业。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的公务员降薪潮,几乎波及中国所有省份,津贴、奖金取消或减少了,即使财政一向丰腴的沿海省份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大省也未能幸免,反而受到的影响最大。

浙江一科级干部对财新网称:“经济越发达的地方,降得越厉害。”

中国公务员薪酬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和各类补贴、奖金构成,基本工资按照岗位和职称发放,差别不大。绩效工资和补贴则与所在单位和当地财政关系密切,江浙沪和广东等沿海省市,公务员每年的绩效工资、各类补贴和奖金可以高达十几万元。因此,降薪受影响最大的也是沿海发达地区的公务员。

大陆媒体2021年12月报导,广东省部分非珠江三角洲地区体制内只保障公务员基本工资发放,补贴缓发;早前在深圳落户本科有1.5万、硕士2.5万的补贴,现在都取消。

最近社交媒体盛传广东省政府宣布公务员集体降薪25%的消息,但官方并未公开回应。

在广东某地机关工作的陈映对大纪元表示,之前每个月工资1.9万,年终还有奖金12.8万,每年收入加起来有35.8万元。现在事实上已降了一半了,之前的年终奖12.8万没有了,还要倒扣过去三年所得税,算下来,这一年已降了一半还不止。

“去年的一二月份两个月一分钱没发,说是报扣税,就是把前一年的个人所得税扣掉,两个月扣了差不多四万块钱,然后年度考核十二万八就少掉了。四万加上十二万八,就少了十个月工资。工资也从一万九,降到一万八。” 陈映说。

“我们都很悲观的,体制内相对来说优先保障都降了,企业也越来越差了,整个经济崩溃状态慢慢越来越严重。没有人去公布,也没有人去解释什么原因。很多政府的实施的公共政策都是,我降了就降了,大家不要说话了,就是这样无赖。”

对于广东省政府公务员集体降薪25%的传闻,陈映认为,“先放个风给你们反应,你们没有反应就执行了。”

广东另一市的公务员郑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深圳那边可能降薪20%多,广州好像也是降20%。跟公务员朋友聊天,他说各处都在降。前年开始,教师行业好多都没有年终奖、绩效奖了。

“像广州一个街道办主任,工资的话可能就一万多元左右,各项补贴加起来应该是两万多元左右。现在只有一万多,好像补贴都没了。”他说。

The China Project网站报导说,2022年9月,29岁的毕业生Alex Xu开始在深圳一所公立小学担任英语老师,每月约1.1万元人民币,每年约12周的假期。

但Alex Xu只拿到前两个月的承诺工资,到第三个月,她只拿到了1400元人民币。校方解释称,这一缺口是由于一次性扣除社保费用所致。但她对这个解释表示怀疑:“大家都在猜测政府没钱了。”

深圳一所公立中学教师李猛在疫情期间被减薪三分之一,且没有任何公开解释。“我不会再推荐任何人去深圳当老师了。”他说,“房价太高,工资太低。”

受到影响的不只是沿海省份,内陆省份同样不容乐观。大陆中部某二线城市汪先生对大纪元表示,“他是正高职称,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一万三、一万四左右。现在每个月大概九千到一万,大概这个水平。不光是这个,我们还有年终奖,年终奖降幅比较大,降了大概30%吧。”

“就是按照我的职务啊,什么乱七八糟的算的话,大概二十万出头,现在的话大概最多也就十二三万,或者十三四万。”他说。

降薪、公共服务降级成为社交媒体和街头上的热门话题,大连和武汉等城市的退休人员抗议政府削减他们的医保,各地也有传言当局的其它紧缩措施,例如配给天然气和供暖服务以及削减公交车服务。

今年2月份,河南商丘公交公告称,由于疫情冲击、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等叠加原因,亏损严重、经营困难,公司暂停运营商丘市市区公交线路。

3月2日,贵州黔西南州兴义市义龙新区停发了一千多名环卫工人的工资。结果环卫工人罢工,街上到处都是垃圾,弥漫着恶臭。这种事实发生,反映了地方财政的巨大压力。

端传媒报导,自2021年年初开始,东部沿海一家三甲医院医生周婷婷,被医院领导要求严格控制接收住院病人的数量。如果接收的病人过多,支出超出医保承受能力,导致医院无法从医保中心拿到钱的话,差额部分将强行由医生个人补足。

“这导致我们遇到一些即使本来需要住院的病人,也只能劝说他们去其它医院,或者直接以没有床位为由拒绝,否则我们就得倒贴钱给医院。”她说。

“所有的钱都花光了”

对于公务员为什么会降薪?陈映分析说,我个人的判断就是,财政没钱,很多钱不够用,主要是财政的问题,肯定是三年疫情,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

“现在社保基金都提前用了,哪里有钱呢?地方财政本来靠卖地的,现在房地产不行了,卖地卖不了,一增一减,那肯定就财政没钱了。” 陈映说。

“而且现在外企都搬走了,纳税没有了,工厂也很多倒闭了,经济越来越差了。然后民营企业也倒闭了,纳税就没有了,纳税收入大幅减少。”

大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也告诉大纪元,由于城市土地无地可卖,财政亏空己迫在眉睫,一些地方连法院都快发不出工资了,都在动脑筋弄钱,“江西我知道的还比较好的市,机关事业单位去年下半年发工资都困难了,中级法院三千多元工资。你想想是不是要动脑弄钱?”

分析人士表示,各地的过度防疫、常态化防疫措施带来的人力、物力消耗,以及因此被削减的经济活动,已成为压迫地方财政的主要力量。

今年年初,中国31个省区市中,至少有20个省份披露了2022年清零支出,其中富裕省份支出最多。

经济大省广东去年的清零开支高达711.4亿元人民币,比2021年的防疫开支高出56.8%,比2020年翻了一倍多,在20个省市区中位居榜首。资金主要用于疫苗接种、核酸检测以及对医护人员的补贴。

广东省去年总支出中的3.8%用于防疫,而过去三年防疫总开支累计高达1468亿元人民币。

中国第二大省级经济体江苏去年的清零支出达423亿元,是2021年的28倍。上海花费了167.7亿元人民币,包括医疗、方舱医院建设和医疗设备采购。北京2022年防控投入约300亿元。

疫情期间,中国各地争相赶建方舱医院,比如2021年1月,湖南娄底建设方舱医院,总投资1000万元;2021年9月,福建莆田建设方舱,总投资1200万元;2022年4月,温州建设方舱,总投资4500万元;2022年4月,朔州建设方舱,总投资1.1亿元等等。

中指研究院根据2017-2021卖地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数据,列出主要城市对土地财政依赖程度的排行表,其中杭州、广州、南京、武汉、西安、贵阳、成都等省会城市,被标记为严重依赖土地财政,而最具经济活力、容纳了最多国企、外企及民营企业的北京和上海,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均接近50%,即卖地收入占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近一半。

第三方机构克而瑞统计的数据显示,2022年,随着中国房地产销售端疲软,土地出让金收入下滑,全国土地市场成交建筑面积为14.44亿平方米,成交金额4.73万亿,较2021年同期分别下降了37%、31%。

CNN根据中共财政部的数据计算得出,2022年前十个月,中国的广义财政赤字(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赤字)达到6.66万亿元,比一年前增长了近两倍。经济学家估计,2022年全年赤字可能达到创纪录的10万亿元人民币。

“没钱的肯定欠薪,特别是内地,我们是一线城市,一线城市都是这样的,地方上更没钱了。原来靠土地财政赚的钱,现在全都没有钱还了,地方财政一屁股债,当然就没钱了。”陈映表示。

“所以有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爆雷了,非常恐怖,爆雷尤其是前几个月贵州,很多地方已经有了,内地已经出现打白条了,工资发不出去,政府都打白条了,这事越来越严重了。”

中国经济比疫情三年前更严重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对大纪元表示,这个情况应该说是新冠三年之后中国的一个大势所趋,现在中国经济遇到的问题比新冠三年之前还要严重,新冠之前还没有这种现象。比如财政收入大幅减少,企业工厂也在大幅地减少,还有地方债务大幅增加,这些情况都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

“一个就是公务员队伍太庞大,据说是在职的超过八千万人,中国(中共)的党政成本太高,中国(中共)政府是七级构架的。中央一级是最高一级,最低一级是村民委员会一级,还有省、市、县等,加在一起总共七级构架。”他说。

“全世界的各个国家,一般的国家就是五级左右就算比较高了。比如说美国就是四级,政府构架少,政府官员也少,成本也低。这很肯定的,政府的构架层次越多,成本就越高。”

巩胜利表示,公务员减薪不过是一个表象而已,其实最大的问题不是公务员,国家的运行成本,还有社会的运行成本都居高不下。

中国曾经在2016年唯一一次公布过全国公务员人数,约为716.7万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特约研究员陈剑估计,除了狭义的公务员,算上其它党政组织、事业编制人员以及离退休人员,中国财政供养人员已突破8000万。

巩胜利说,“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经济运行的成本居高不下,比如用电、用水、用路,还有基本的生活,水电、煤气,这些成本都很高。甚至比美国的都高,高到一成以上,这个成本高是硬性指标的成本高。”

“中国的货币成本也很高,中国现在使用货币的,比如说贷款,一年期使用的利率是最高的。所以,人民币现在本身的发行成本可能在所有的货币当中是比较高的。”

巩胜利认为,中国经济的成本拖累太大太高。成本高,货币使用率就相对地下降。比如说,中国现在发行的人民币M2一年超过100多万亿,但是它生产的GDP总值才120万亿。花一万才生产出来一万,等于是打平,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所以从中国的局势来看,可能是全球成本最高的,因为它的构架层次特别多,这几个高成本加在一起,让中国的经济承受不了。公务员都要降低工资,还有国家的其它成本也要降才行。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维持了。”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3/7/31/n14045386.htm

图片
  • 嗯吶···
    看来国内的韭菜是分等级的,普通百姓相当于快烂了的韭菜,工薪阶层相当于长得比较高的韭菜,公务员相当于长得不错的韭菜,有权利地位的相当于老了的韭菜。收割韭菜的一茬一茬的在割韭菜,早晚都得轮到自己!
  •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
显示0个结果
您的回贴

您需要才能发言,请点右上角头像进行登录后再发言。

©2024 天潮 信使

联系我们

若您需要帮助,请给我们写信!

正在发送...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